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水利和湖泊局

http://shj.yichang.gov.cn

【三峡晚报】宜昌河川行之香溪河(二)

日期:2019-07-30 16:51 来源:三峡晚报

  香溪河畔 道不尽的人文风流

     6月27日,我们一行沿着香溪河,从兴山县一路往南经峡口镇,抵达了秭归县屈原镇的七里峡口。



报道组在屈原故里乐平里。

     峡谷里的河流被称为七里峡流域,也被称为迴龙溪,是香溪河的支流,上段称凤凰溪,峡谷中称七里河,而它流经屈原村乐平里段叫屈平河,极具屈乡故里风情和特色。

  抵达屈原村的时候,屈平河畔的文化广场上正在布置舞台,因为6月28日这天是农历五月二十五,当地人要过“末端阳”,村里要举办一场文艺活动。

  舞台的背景是一幅屈原的年轻时期画像,明眸皓齿、衣炔飘飘,让人眼前一亮,这可能也是在故乡的年轻屈原的最佳写照:风华正茂又踌躇满志。

  这或许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年轻屈原的画像,与之前见到的中年屈原迥然不同,也只有屈乡的人们才能赋予先祖这样英气逼人的气质。

泥腿子来吟诗 屈乡里特有的才情和浪漫

  牵手相亲四十年,和谐共创立家园。

  生儿育女本辛苦,尊老爱夫真淑贤。

  闲舌是非甘退后,热心善举敢为先。

  汝吾好合鸳鸯鸟,比翼双飞天地间。

    这是黄家兆写于情人节的情诗,他是屈原村村民,也是三闾骚坛诗社成员。

  一个在农田里耕作了30多年,花甲时才又重新捧起书本、学习韵律诗的写作,居然还有如此的才情和浪漫,也只有在屈原故里的乐平里才会出现。

  记得第一次听黄家兆当众吟诵这首情诗时,他的老伴王邦枝就在旁边,朴实的话语、真挚的感情,让这个常年在地里劳作的女人面庞带有几丝羞涩,也有几分自豪。

  古稀之年的黄家兆,进入骚坛诗社已经10年,写下的诗篇超过百首,6月28日“末端午”这天,他会上台吟诵自己的新作。

  这在乐平里,是常态,上到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小儿,大家都会吟诵出韵律诗,在诗人们看来或许缺少点意味,但是对于教育程度总体不高、常年在地里干活的屈原村的村民而言却尤为难得。

  三闾骚坛诗社诞生于明清时期,传承数百年,中间曾中断,到1982年才复社。复社次年的一次诗社聚会,震惊了黄家兆。

  当时几名老师,从宜昌各地赶到乐平里,他们聚在如今村委会旁的原公社院子内,激情飞扬。“老师从家里带来酒菜,他们围坐一起,觥筹交错间,大量朗朗上口的诗歌就诞生了。”他回忆当年的那个夜晚,依旧意犹未尽,“我刚干完农活,来到院子前看他们在那激扬文字,觉得他们太浪漫了。”

  这种浪漫,只有屈乡才会有。屈原文化专家郑承志如是说,三闾骚坛诗社之存在是屈原诞生于斯、屈风长存的有力佐证。大家通过唱诗,在斗诗中交流情感、促进提升,“这有利于传统文化在民间、生活中传承。”

  也难怪,在乐平里,在屈原镇,在秭归,每年都会举办各种端午活动。

三十年守屈庙 老家人才有的坚守和责任

  乐平里的景致处处都跟屈原有关。

  仅仅就是屈平河上游的响鼓溪,就有说不尽的屈原故事,比如他出生于左岸山上,如今那里是荷花池;幼年时趟过响鼓溪到右岸山上照面、下棋和读书,因此有了照面井、读书洞;吟诗的地方有了响鼓台,又叫做吟诗台;击鼓组织乡民练兵抗秦地方,叫做擂鼓台。

  我们从右岸沿着照面井往下,带着一种虔诚的心态在照面井旁照面,在松林里冥想,在读书洞前驻足。



读书洞。

  特别是读书洞,刚抵达时让人有一种庐山仙人洞的错觉。这群山环绕中一洞天,当年无论春夏秋冬,屈原就在此苦读,累了困了就去前方的响鼓溪洗把脸解乏,就这么一天天坚持下来,最终成就了一代巨擘。

   最后一站是屈庙,爬上阶梯,屈庙大门紧锁,右侧绕行上坡是几间有些年份的老房子,窗台上有一组电话号码,那是守庙人徐正端的电话,如今拨打已经无法接通了,因为在屈庙守庙30年的徐正端老人在今年年初离世了。



屈平河畔的屈庙。

  来乐平里三次,前两次都与守屈庙的徐正端老人错过,第三次来时,却已经是天人相隔。今年年初徐老去世的时候,在宜昌文史爱好者聚集的“宜昌往事”,好几个人都找我打听徐老后人的电话,打算在方便的时候去祭拜这位在看护屈庙三十年的老人。

  2017年5月下旬,第一次跟徐老通电话时,中气十足的话语和敏锐的听力,丝毫让人感觉不到电波对面是位88岁的老人。

  至今记得当时老人家在电话中说得那一席话:出生在乐平里,读私塾时就常听老师讲屈原的故事,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屈原高贵的精神带来震撼,作为后人有义务将传承屈原精神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不是守庙,我守的是屈原精神,我有义务陪伴屈原的孤寂,守护他伟大的诗魂。”

  是啊,只有老家人,才会如此珍视屈原留下来的财富,才会如此的坚守。



香溪河口两岸库水消落区上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

战乱时藏古书 深山中鸿儒的壮举和贡献

  在香溪河七里峡口下游有个游家河,80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曲壮歌,主角是出生于香溪河流域的兴山文化学者谈锡恩。

  谈锡恩故乡是香溪河东支一个叫咸水的地方,其家族三代四贡生。其父谈钺是华中农业大学前身湖北农务学堂第一任堂长。

  谈锡恩先生自小就非常之出类拔萃:1889年参加宜昌府童子试中优廩生,1902年5月官费留学日本,1908年毕业回国,历任多个职位,直到1931年8月任湖北省图书馆馆长。

  抗战期间,为保护图书馆藏书,谈锡恩想尽了办法,于1938年下半年,才将藏书都被运到了香溪河口下游新滩。次年1月,先生于新滩杜家祠开设战时图书馆,供西迁学生等人员以及当地百姓进馆读书。据当地老人们回忆:图书馆每天接待的读者达200多人,本地许多渴求知识、追求进步的年轻人,经常去阅览室读书。

  藏书最终要运到恩施,谈锡恩先生先安排大众图书先转运至恩施,珍贵图书、古籍善本和版片则存放于秭归、兴山两地交界的游家河岩洞里,崇文书局版片和杨守敬图书则存放在岩洞对面屈洞乡的兴隆寺里。这些版片以及古籍善本包《王本史记》《旧五代史》《新五代史》《湖北丛书》《百柱堂全书》、明钞本《鹿门先生指点汉书钞》和明刻本《宋元通鉴》《登坛必究》品。

  为了保藏好图书,先生和儿子在岩洞里睡了两夜,还教育两名看守人员说:“书贵赤金,没有书,社会文明就难于发展”。日后,在转运游家河藏书的过程中,先生头顶日寇的轰炸,来回奔波于恩施与宜昌的崇山峻岭之间,历尽艰辛,至1941年3月21日,存在宜昌岩洞的图书才全部运抵恩施。

  如今,藏书的岩洞已无可觅踪迹,唯有谈先生的事迹还在香溪河两岸流传,而且2014年冬天湖北省图书馆拍摄了《西迁之路》专题片,兴山学者更是出版了《谈锡恩》传记并在央视《记住乡愁》栏目中推介先生的事迹。

禁采四年 屈平河恢复了自然之美

  从七里峡进乐平里,看着七里峡流域下游七里河从平湖变急流,当河水最湍急的时候,乐平里就到了。

  这段河段又叫屈平河,左岸入目便是写有“乐平里”牌坊,这座建于1982年的朱红牌坊,在峡谷平野里格外醒目,成为乐平里最重要的地标之一。牌坊左侧还有一块石碑,镌刻着郭沫若夫人于立群题写的“屈原诞生地”几个隶体字。

  环河皆山,灵秀的山水诞生了屈原。“屈原是宜昌的骄傲,作为屈原故里,我们更有责任保护好这条河。”屈原镇镇长刘申说。

从名字到景观 一路都跟屈原有关

  乐平里牌坊是在一片橘园里,青色的果子挂在树梢,整个橘园看起来一片绿色,让朱红色的牌坊成了“万绿丛中一点红”,格外显眼又格外协调。

   在屈平河的右岸,有滩涂,有水草,有农田,也有景观树、柑橘树和不知名的野花,当然还有些菖蒲和艾蒿。当地人有一种传统,农历五月初五、五月十五和五月二十五这三个端阳烧艾叶,必须在这三天的清晨,艾叶还带有露珠的时候采摘,这样可以治疗眼疾和预防眼疾。

  这些植物都只是点缀,用以装点两岸的景色,也就是刘申口中围绕河流因地制宜打造特色景观。“比如乐平里牌坊一带原来就有柑橘,我们予以保留。”他说,“在对岸我们就根据地形特点,进行点缀,保持原生态的同时,适当种些符合当地生长的特色农作物,比如桃树等,春天时那边就能看到一片粉红。”

  沿着屈平河继续往上游走,难得平地中,稻田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河流的两岸,溪流哗哗,水稻田波光潋滟,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儿从上空掠过。“这里突出的是田园风光,原来就是如此,现在做得更好。”刘申告诉我们,“乐平里八景中灵牛耕地就是在这,这里的牛耕田、耙田都不用牛绳。”

  再往上游去,在响鼓溪边有一处碑廊,都是古往今来凭吊屈原、纪念屈原的诗赋作品,与上方的读书洞、擂鼓台、照面井等人文景观形成一个系列。“响鼓溪右岸以人文为主,左岸偏重于自然景观。”刘申介绍。

  不仅是支流屈平河如此,主干流的香溪河在屈原镇只有左岸几公里的河段,除了消落区的复绿之外,岸边的绿化也是在因地制宜打造景观。“农民喜欢沿河种些苞谷之类的,我们就引导种些柑橘、李子等经济作物。”刘申说,“不仅可以减少耕种对河岸的破坏,还能保持岸绿景美,而且这些经济作物的确是适合我们屈原镇沿河种植。”

早早禁止采砂 小河不再坑坑洼洼

  因为有屈原这位世界文化名人,乐平里名声在外,每年都能吸引很多游客以及学生前来研学参观。“在以前,游客来了后就经常跟我们感叹,这门口的屈平河怎么坑坑洼洼,有些千疮百孔。”屈原村党总支书记谭华兵说,“我们意识到这样不行,必须要进行整治,要禁采禁挖。”

  2013年开始村里就开始谋划着禁采和禁挖,到2015年开始在全村推行。

  由此,屈平河成了宜昌最早禁止采砂挖砂的河流之一,这个动作比其他河流要早出2年左右。

  谭华兵回忆刚开始禁采禁挖时,没有遇到其他地方出现过的偷采偷挖的情况发生,因为村民知道保护这条“母亲河”的重要性,“作为屈原的后人,我们有义务、有责任保护好这条河,而且要发展旅游,河流美才能吸引更多的客人。”

  显然,屈原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禁采禁挖4年多时间,屈平河的河床平均抬高了1.2米。“全部是山溪自己带来的砂石堆积而起来的,没有任何的人工因素在其中,足见我们的禁采禁挖效果。”屈原镇分管河长制工作的副镇长熊应刚说,“当然,河道还要考虑行洪安全,对此县里也有专门的政策。”

  经过河长们的解释,我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从2016年到今年以来,我3次到乐平里,感觉这条屈平河一直是变化的,越来越具有原生态的自然之美。



响鼓溪从山谷间流过,两岸留下无数屈原的幼年生活读书的痕迹。

  从2017年全面推行河长制以后,屈平河提前禁采禁挖显现出了不一样的效果。“很多游客都是常客,几乎每年都要来乐平里一次以上,这两年他们过来第一句话就会说‘屈平河漂亮了,不再千疮百孔了’。”谭华兵说,“有他们这句话,我觉得是对全村人最大的褒扬。”

小沟也有沟长 生态绿岸没有死角

  山是水的源头,乐平里被五指山、北峰山、仙女山等山岚团团围住,让不到千余亩的平地中,多达18条溪沟,每条溪沟最终都汇入到七里峡流域,经香溪河流进长江。

  溪沟的水是否清澈,关乎到整条屈平河的水质,特别是有些溪沟流经村民聚集地,避免污水直排的工作显得尤为重要。“为了确保河水清澈,我们细化‘河长制’的工作要求,比如乐平里这里18条溪沟都安排了沟长。”刘申介绍,“每个沟长都由住在沟旁的村民担任,甚至一条溪沟会有几个沟长,每人负责一段,互相之间既有合作又有监督。”

  沟长跟河长不同,也不像河流巡管保洁员那样有薪酬,更多的是一种义务。“在我们屈原村,大家都有这个自觉,哪怕没有报酬,村民也会尽好自己的责任,谁让我们这里是屈原故里。”谭华兵很自豪地说。

   为了验证谭华兵说的话,我也偷偷趁着午饭时间来到2年前的端午节采访的黄祥兴老人家。当时老人在门前的屋场上为表演薅草锣鼓,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则站在屋场下方一处猪圈,当时异味还有些重。等看完薅草锣鼓,沿途下来看到不少猪圈都是通过渠沟将废水直排。这次再看,确实比当时有了极大的改观,最起码的一点就是猪圈没有了直排的痕迹。

  看来,谭华兵说的话没有夸张!

  午饭后,我又在村里转悠了一圈,专门去了一条小溪沟旁,沿途看不到一点生活垃圾的样子,溪边的村民家门口有垃圾筐,里面有不少几天积攒下来的垃圾。

  而且越往溪沟上游走,明显感觉到两旁杂草虽然丛生,但是绿化树却非常的密集。“这几年来,屈原镇和屈原村都加大了投入,对屈平河以及支流小溪沟进行生态绿化,仅18条小溪沟旁就栽种了36000棵生态绿化树。”刘申介绍说,“等这些绿化树长大之后,又会成为乐平里的一景。”

  一个深藏在僻壤的村庄,因为有了屈原,就有了文化,有了诗意,有了恒久的记忆,有了世人绵绵不绝的怀想!

  一条没什么名气的香溪河支流,因为有了这群河长、这群村民,有了灵性,有了画意,有了美好的景致,有了游客念念不忘的记忆!

返乡创业 小伙意外当了巡河员

   在屈原镇,经常能看到胡家荣的身影,他是屈原镇河道巡查保洁员(标题以及后文简称“巡河员”),要负责该镇的长江流域屈原镇段、香溪河屈原镇段、龙马溪流域、七里峡流域、大溪、响鼓溪的河流巡管。



胡家荣在清理河岸边的垃圾。

   每个星期,如果有人因为工作等原因要到这几条河的河段去办事,极有可能每天都会在河边遇到胡家荣。“我的工作就是每周把这些河段巡查一到两次。”他说。

   在香溪河边,我和这位32岁的小伙聊天时才知道,他放弃了在广州月薪万元的市场营销工作回到老家当巡河员,薪资差距很有些大。

家乡生态环境好,我们才有创业的基础

  显然,胡家荣对薪酬的差距不在意。

  他2010年开始在九岭头林场里工作,5年之后觉得自己需要出去学习一下,便辞职去了广州工作。“在广州呆了近3年时间吧,就觉得绿色生态离自己很远,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他说,“我老是梦见家门口的香溪河。”



香溪河。

  特别是在2017年全面推行河长制以后,香溪河经过流域辖区的大力治理,越来越有小时候岸绿景美的样子。“我就萌发了回家做绿色生态农业的想法,利用香溪河边独特的气候和地理环境,做绿色蔬菜水果和避暑庄园。”他说,“在那边工作,开销不是很大。”

  其实在他萌发回乡创业想法的时候,亲属就告知他屈原镇在招聘巡河员。起初他因为要考察地点和做预算谋划,没时间兼顾其他。等到今年5月的时候,大部分工作完成,就去应聘了巡河员工作。“我大致了解了这个岗位的工作性质和内容之后,发现是在保护香溪河流域以及长江生态,就去应聘了。”他说,“做生态农业离不开周围良好的生态环境,做这个工作既是为保护生态环境贡献自己的力量,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创业创造良好的环境,毕竟家乡生态环境好,我们创业才有基础。”

巡河累了坐地上,植被毒素让全身发肿

  长江流域屈原段、香溪河屈原段、龙马溪流域、七里峡流域、大溪和响鼓溪,文字只有几十个字,但是胡家荣每周跑下来足有几百公里。

  仅仅就是香溪河支流的七里峡流域,从七里峡进乐平里,然后巡视响鼓溪等支流,最后返回屈原镇,一趟下来就有100公里出头。“基本上就是早晨出门,傍晚归家。”他说,“干流还好说,支流就基本要靠步行了,非常累。”

  眼下正是酷热的季节,山中的植被有些是有毒素的,经过高温的蒸腾,毒素可能就附在了植被树叶上。“上个星期,我巡河的时候累了,就找了片草地坐了下去。”他说,“当时没什么,等我回到屈原集镇之后,洗澡时发现全身都发肿,去卫生院看了才知道有些中毒,所幸并不严重。”

  类似的情况,在夏季还比较高发。就在前天,我通过微信联系胡家荣时,他又在卫生院看病。原来,他要跟着清理长江175线以下水域高秆农作物,在把玉米秆搬出175以上水域的时候,可能将玉米秆中夹杂了毒草,结果全身过敏。“类似的情况河长们巡河都‘中过招’,也没什么稀奇的。”他说,“所以大家夏天巡河基本都穿长袖衣服和长裤,会好很多。”

感受到环境变好,人们保护河流成自觉

  2个多月时间匆匆而过,胡家荣已经有些黝黑了,累计巡河里程也有几千公里了。“屈平河就跑了不下20趟,就有2000公里了。”他说。

  这两个月下来,他发现屈原镇的自然资源太丰富了,而且生态环境非常之好,仅适合发展生态农业以及避暑庄园的场所就有几十处,“未来秭归长江大桥和香溪河大桥通车,来这里休闲度假会更方便,这些就都是屈原镇发展全域旅游的底气所在。”

  当然,2个多月的巡河员工作,最让他记忆深刻的还是沿河居民对于河流保护的那种自觉已经融入到骨子里了。“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以前有垃圾就随便丢,屋场前,河流边,小路旁,有垃圾就丢。”他说,“现在村里有垃圾箱,家家户户也有垃圾筐,大家都养成自觉了,垃圾入箱入筐。”

  还有就是村民对河长工作的支持。前段时间,当地有一户村民因在河道边租民房养了一百多只鸡,胡家荣巡河时发现了,就进行劝导。“要是以前,可能类似的工作要做几天,甚至几十天都有可能。”他说,“我只用了半天时间,讲了河道旁养殖带来的危害,并且给出了比较好的迁移养殖的建议,对方就同意搬走了,他也明白河流美了、环境好了,自己的产品才更绿色,更有市场。”

  感受到家乡的变化,看到这绿水青山,胡家荣不禁对国庆通车的秭归长江大桥项目充满了期待。“到时候过来就方便了,我们屈原镇,我的老家,乃至香溪河流域发展生态旅游、避暑庄园会更有竞争力。”他说,“所以我更要做好现在的工作,保护好这一方好水。”

  链接:http://sxwb.cnhubei.com/HTML/sxwb/20190726/sxwb3359608.html

责任编辑:水利和湖泊局一级审核员

主办:宜昌市水利和湖泊局

地址:宜昌市东山大道141号

电话:0717-5190600、6445514

投稿信箱: ycslxwxc@126.com

管理信箱:ycdly@163.com

站点地图

  • 鄂公网安备 42050302000135号
  • 鄂ICP备05010662号-1
  • 网站标识码:4205000012

  • 技术支持:宜昌市政府网站群运维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