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宜昌市政府网站群! 宜昌市人民政府网

宜昌市水利和湖泊局

http://shj.yichang.gov.cn

【三峡晚报】宜昌河川行之运河

日期:2019-09-02 14:32 来源:三峡晚报

潋滟东山 大美运河

  ▲远眺运河,人水和谐,水城共融。通讯员张彬 摄

  鸟鸣蝉噪,绿柳垂沟。

  清晨7点半,运河公园东山段里,晨练的人、买菜的人、步行上班的人,没有一丝步履匆匆的迹象,慢悠悠地行走在步道上,任凭朝阳穿过树叶的碎光打在身上,偶尔遇到熟人还打上一个招呼。

  小陈就是其中的一个,自从运河公园东山段开放以后,她每天上班的路线不再是赶11路公汽了,而是从畔山林语走到公园,然后去体育场路,最后抵达白龙岗的单位,几年下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多了,“最起码不用去刻意减肥了。”

  如果公园里这群人中随便找一个出来,大家都能说出跟小陈一样的经历来。一条人工河的整治以及沿河公园的修建,居住在其周围的人总能最先感受到这些所带来的变化,生活并跟着带来更多的变化。

  这就是人水相依。

  数万人2年奋战 世界水电名城开始水资源开发利用的征程

  东山运河的源头,是夷陵区下坪村山上的汤渡河水库,穿山过隧,穿村过城,在万寿桥下游不远处汇入长江,全长30.5公里,是数万人耗时2年开掘而成。

  1958年9月8日,铁路坝人声鼎沸,雾渡河水利电力工程(亦称运河工程)举行开工典礼仪式。宜昌市政协文史编研员魏祖培在《话说当年修运河》中回忆,东山电站修建之前,“宜昌的电厂就只有二马路那里的永耀电厂火力发电”,供当时工业用电都不足。

  数万人,在下坪、在梅子垭、在东山,挥舞着大锤钢钎铁锹,挖河道、夯堤坝、建电站,2年基本建成运河工程。在《话说当年修运河》中记载:小南湖居委会的孙秀英女儿出生满月第三天,就背着婴儿上东山修运河。簸箕当摇篮,一边挖土一边照顾婴儿。一直干到女儿坐在簸箕里喊妈妈。

  1960年9月5日,是宜昌水电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天。东山电站正式发电。

  具体发电的时间,魏祖培先生的《话说当年修运河》说是晚上7点左右。但是东山电厂的老员工回忆是下午3点正式发电。发电的机组是新中国生产的第一台15000千瓦的“东方红一号”,这台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机组,也拉开了宜昌水电开发的序幕,成就了“世界水电名城”的荣耀。

  在电厂上游运河没有了地面河道,然后在一个被电厂员工称为“前池”的地方,靠一段长254米、直径3.5米的压力钢管导进东山电厂,水流落差高达103.5米,为电厂发电提供动力。

  河道在电厂正门前才恢复,剩下的5公里多河道被电厂员工称之为尾水,经人工开挖一公里左右,在港窑路和城东大道处运河桥处,流进宜昌古称“大溪”或“太平桥溪”的自然河流,最后于万寿桥不远处进入长江。这个尾水在后来也没被白白流走,还修建了一座韦家嘴电站,装机量非常小,只是在电力匮乏的年代,哪怕一点电力都对宜昌有重要的作用,或许这也是运河修建的理由。

  半个月一组报道 晚报推动运河整治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运河修好后,又被赋予了供水功能。宜昌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罗洪波先生多年前曾查阅过运河的档案,发现当时宜昌相关领导看到运河地势,有了利用东山运河建自来水厂的想法。“当时资金缺口20万元,宜昌无力解决,由闫钧亲笔写报告向省政府要钱才得到解决建了水厂。”他说。

  水厂建好后宜昌城区才逐渐实现自来水供应,让城区居民在长江挑水吃成为历史。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东山运河给城区输送源源不断的水源和电力。但随着社会发展,运河周边从郊区变成城市中心,河边满目疮痍。

  2011年9月,三峡晚报几名记者历时半月,通过大量走访调查,推出了大型系列调查报道《宜昌运河大调查》,引起了宜昌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会见报道组成员,并率队实地调研考察。在本报的推动下,宜昌运河整治方案写入了2012年的宜昌市《政府工作报告》。

  2012年,运河有了专门的管理机构——东山电力有限责任公司运河管理处。与此同时,运河旁的景观营造也从设想变为现实。

  在运河的几次采访时,都遇到东苑社区、深圳路社区以及南苑社区的工作人员,他们或在巡河,或组织运河保护主题志愿者活动,这些来自高新区的“河长”们非常仔细地呵护这条人工河。

  自从全面推行河长制以来,高新区为保护运河也是下了极大的力气,仅运河、卷桥河等沿线约28.9公里排污口截污纳管工程总投资就高达6927万元。在高新区河长制办公室提供的2019年一、二季度运河河长制联系单位建管办巡河报告中,里面涉及到多条截污纳管和“清四乱”的内容:东方花园(汇金超市)污水入河,采取新建污水支管将污水介入市政污水井,在今年3月底整改完成;堡坎处存在临时棚,北苑街办和区综合执法局已在5月底前完成整改;恒大帝景旁雨水口有污水流出,采取新建污水支管、污水收集池和泵站的措施,将污水接入市政污水管网,已在5月底全部完工。

  从最初发电到供水,再到如今景观营造,运河这条短短的人工河背后凸显的是时代的变迁,是发展理念的更新,是宜昌这座世界水电名城水城共融的最佳写照。

以河长制促河长治,打造水城共融高新样板

宜昌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汪元程

  绿色是宜昌的基本底色,生态是宜昌最大的优势。近年来,宜昌高新区持续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将河长制作为落实长江大保护、打赢碧水保卫战的制度优势和治理水环境、修复水生态、防治水污染、保障水安全的重要抓手,坚持在“建、管、治”上下功夫,全力促进“水清、河畅、岸绿、景美”。运河水绿,游人休闲游览络绎不绝;柏临河水清,久违不见的鱼虾成群结队;玛瑙河景美,生态湿地建设正悄然而起。以河长制促河长治,宜昌高新区打造了水城共融的高新样板。

  在“建”上下功夫,责任体系全覆盖。全面建立起了由区级河长、园区(镇、区直联系单位)、村(社区)河段长、河道保洁员组成的“四层架构”管理责任体系,明确总河长1名、副总河长1名、区级河长5名、乡级河长7名、区直联系单位责任领导及联络员10名、村级河长26名、区级警长1名、园区(镇、街道)级警长3名、河道保洁员46名,实现了全区5条主要河流、11座水库“河长制”全覆盖。

  在“管”上下功夫,精准管理全域化。抓巡查,推行三级“河长”定期巡、管、护河和保洁员日巡查制度,大力倡导徒步巡河、兼顾支流巡河、覆盖岸线巡河,做到问题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整治。抓污染源排查,建立工业点源污染、农业面源污染、畜禽养殖污染、生活用水污染问题清单,纵深推进水环境持续有效整治。抓执法,严厉打击非法排污、采砂、捕捞、侵占水域岸线等违法行为,形成“违法必究、犯法必惩”的强大震慑。抓联动,建立多方参与的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和共管共治工作模式,动员凝聚党员干部、群众、志愿者、民间河长等社会各方力量,齐心协力、共同抓好生态环境大治理、大保护。

  在“治”上下功夫,综合治理全方位。开展工程治理,实施运河、卷桥河、柏临河、牌坊河等4条河流32.4公里排污口截污纳管工程,对土门集镇、桥边集镇、白洋集镇实行雨污分流,对花艳、沙湾等2个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改造,关停沿江化工企业3家,实现污水全收集、处理全覆盖、排放全达标;开展专项治理,全域实施化肥、农药“零增长”“逐降低”行动,推进白洋镇裴家岗村农药减量增效示范区建设,深入实施“碧水保卫战”“清流”行动和“清四乱”行动,对3条流域32公里岸线、3座水库进行了除险加固;开展综合治理,结合乡村振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厕所革命、文明创建、绿化美化等工作,全面治理面源污染,取缔水库投肥(粪)养殖11座,关停整治规模化畜禽养殖场142家,实现了河流无白漂、生活和建筑垃圾不乱倒、违建违种全清除的工作目标。全力推进长江两岸造林绿化,修复长江岸线0.96公里,完成造林绿化面积57亩,实现了长江干流高新区段沿线两岸宜林区域应绿尽绿。“所当乘者势也,不可失者时也”。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碧水清流、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重大历史机遇和光荣历史使命。宜昌高新区将坚决贯彻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坚定不移地守护好每一湾碧水清流,为宜昌水更清、河更畅、岸更绿、景更美和高质量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杨新每天在运河清理数箱树枝

▲运河穿城而过,步步是景,处处显美。

  7月中旬,一场大雨之后,运河的水有些大了。63岁的田武桥来到高新区云计算中心大楼背后的运河公园步道,开始了这天的第二次垃圾清扫。雨后则是树叶断枝,一公里左右的责任清扫段,他花了不少的时间才清扫干净。

  作为清洁员,田武桥每天要打扫责任段好几次,他希望在步道旁边能多安装几个垃圾箱,垃圾箱之间的间隔能稍微短一点,因为在这样的公园里,前来休闲的人员众多,垃圾箱间隔较远的话,很多人虽然有垃圾入箱的自觉,但是走了一段距离没看到垃圾箱,“就会随手扔在地上,其中烟头和小孩零食包装袋最多。”

  在雨后,跟老田一样忙碌的还有很多人,比如运河沿岸的河长以及清漂员们。

每次下雨之后就要到运河边去看看

  在北苑桥三峡大学一侧桥头,我们遇到了正在巡河的西陵区西陵街办副主任、运河西陵街办段河长鄢鹏。

  在夏季雨后巡河,是鄢鹏的工作常态,因为运河在进入中心城区之后实际上也是一个小库区,且位置较高,“所以下雨之后我必须要来看看,雨势大的时候,就是雨不停也赶到河边,不看看心里不踏实。”

  同样在这个时节,鄢鹏巡河还有个工作就是规劝河边钓鱼以及下河游泳的人。“运河的堤坝很陡峭,在河边钓鱼很危险,特别是雨后水草湿滑。”他说,“游泳更危险了,汛期运河水大,如果遇到上游来水,发生危险救都来不及。”好在垂钓者和游泳的人并不多,1年多时间他遇到也不到10人,一则是运河两岸竖立了不少类似的警示牌,二则大家也清楚安全的重要性。

  巡河的次数多了,在西陵街办工作几年的他也能明显感受到运河旁边的垃圾明显减少,“这几年生活垃圾是看不到了,主要以树叶、树枝这些漂浮物为主。”他说,“步道以及旁边的垃圾,我们巡河途中能解决直接现场解决。”

  这次巡河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西陵二路延伸段旁边几个正在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为了保证施工不影响到运河水质,宜昌市、西陵区以及街办都对项目有严格要求,必须达到标准才能开工,而且施工方都必须按照要求设置一些环保措施,“我每次巡河都要来看,如果施工现场有黄泥水流到运河,不仅影响美观,更影响水质,所以容不得半点马虎。”

  尽管需要巡查的河段不长且只有半边,但是一趟巡河下来也得一个多小时,期间雨又下了起来,一行人就打着伞继续往前走。期间,记者打开了手机天气APP,发现未来几天降雨的几率比较大,便告知给鄢鹏,他笑了笑说:“只要下雨就要来看。”

周末都能看到社区志愿者的身影

  7月中旬的周末,我们又一次来到高新区云计算大厦后面的运河公园。

   运河边水草丰美,植被众多,蚊子的数量超乎想象,我们来了没一会就全身被叮咬的到处发痒,即便抹上随身携带的风油精作用都不大。

   不远处,我们看到10多个长袖长裤、戴着红帽子的人,正手持各种工具在步道旁边草丛、树底扒拉着看,不时夹着一些烟头、纸屑等物品往垃圾袋里装。

  走近一问,原来是高新区北苑街办廖家湾社区党支部书记付盼盼,正带着辖区的志愿者在运河边开展保护运河的志愿者活动。“我们在运河边做志愿者的次数多了,所以知道这个时候蚊子特别多,所以每次来都会全副武装进行防护。”

   即便是这样,也无法完全阻挡蚊子的侵扰,蚊子依旧能够找到地方叮咬志愿者们,于是风油精就成了大家最抢手的抵御叮咬的物品。

   因为辖区的河段并不长,而且运河公园管理处也专门配备了清洁员,所以志愿者们更多的只是找些旮旮角角,将一些人随手丢到草丛里的烟头等垃圾清理一下。“我们也不会因为没有收获而气馁,相反会感到高兴,毕竟运河就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生活工作在运河旁边,运河环境好了,我们应该高兴才是。”付盼盼说。

   在廖家湾社区,几乎每个月都要搞一次类似活动,或动员辖区的企业、单位,或动员居民,将志愿者活动作为社区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在推进。“我自己也是运河的社区河长,每周都要巡河一次。”付盼盼说,“有时候我更愿意将巡河同志愿者活动结合起来,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通过自己的亲身参与,了解运河,最后投入到保护运河之中。”
 

▲东苑街办的志愿者在运河边清理垃圾。

   在高新区,这样的志愿者活动是贯穿全年的,北苑街办、东苑街办、南苑街办以及各个社区都会不定期举办,所以每个周末都能看到高新区志愿者出现在运河边。“我们北苑街办在3月份就组织各社区分四次联合区直部门、辖区文明单位、居民志愿者共计300余人开展保护运河志愿服务活动,共清理100余袋垃圾。”高新区河长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次志愿者活动,我们都会联系辖区的学校,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其中,从小培养他们保护运河、保护河流和保护水资源的意识和决心。”

运河清漂机器成汇入长江前的门神

   7月底一个炎热的午后,我们从国宾花园酒店后面进入到一个铁门紧锁的院子内,这里被东山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后文简称东山电力)的员工们称为“前池”,一道铁闸将运河水拦住,闸门开的时候水就进入到压力钢管,输至东山电厂。

  杨新是这个院子内的唯一“住户”,是东山电力运河管理处请来负责清漂的工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园内小桥下,将回转式格栅除污机所清理的漂浮物人工清理到岸边的钩臂式垃圾箱中。
 

   这个回转式格栅除污机,实际上就是通过格栅转动,将河水上漂浮的垃圾转至高处,此前我们只在东风渠沿线见过一台,可以说运河的清漂还是非常自动化。

   这时手机APP给出的温度是36℃,体感温度甚至更高,但是杨新依旧要穿着工作服、戴安全帽在烈日下人工清理漂浮物,工作服已经湿透。这半天时间,他已经开动回转式格栅除污机3次,清理上岸的垃圾足够装满3个钩臂式垃圾箱。

  我们在旁边看了下,清理上来的垃圾,绝大部分都是树枝。“我在这里工作也有些年份了,明显感觉到近几年来运河清漂时生活垃圾逐渐减少了。”他说。

  杨新所操作的清漂机器,可以说是运河进入长江前的门神,上游25.5公里运河河段漂浮物全部在这里被清理上岸,然后由环卫部门清运走。“运河河岸陡,汛期水流大,下河清漂不安全,所以这台清漂机器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东山电力运河管理处工作人员说,“不过我们也希望通过媒体呼吁下沿河的居民以及绿化工作人员,在修建树枝的时候,能否尽量不让树枝和树干掉在河中,特别是一些树干极难被清理上岸,影响运河景观不说,也给清漂人员的工作带来危险。”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在运河梅子垭水库附近河段,相关部门正打算再安装一台类似的清漂机器,为运河清漂加上双保险。有了清漂机器作为门神,又有了沿河的河长、居民、清洁员以及志愿者这样的守护神,我们有理由相信,运河未来会更美丽。

一个家庭和运河的一甲子情缘
 

▲83岁的李老。

  云集天桥下的电力小区,李启国老人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方凳上摆放着3份资料。

  一张泛黄的奖状、一张《湖北省宜都工业区行政公署布告》和一份手写的10多页讲话稿,这是他关于运河以及东山电厂的最具代表性记忆。

  一旁书房里,李启国的老伴王祖玉正在用PAD玩着消消乐,“一心二用”的她不时地插话进来,提醒李老接受采访不要“跑题”。

  从1959年在工地上认识,一甲子光阴匆匆而过,沉淀下来的却是一个家庭与运河讲不完的故事,是一座城市与一条人工河流之间人水相依的传奇。

技术员主动要求下工地 认识了挖河的娘子军

   泛黄的奖状是湖北省宜都工业区雾渡河水利电力工程指挥部于1960年4月11日颁布的,上面是这样写的:“李启国同志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加雾渡河水利电力第一期工程建设,已光荣完成任务,特发此证,以资纪念。”
 

   获得奖状时,李启国从武汉来宜昌工作已快两年。1958年,他从武汉长江水利学校毕业分配被安排到宜昌的水利部门工作。“当时全国有3所水利学校,分别以长江、黄河和淮河命名,毕业生则分配到相关河流的流域水利部门工作。”李老回忆说,“我被安排在设计室。”

   只是运河工程的设计工作已接近尾声,仅剩东山电厂的部分厂房尚在设计中,于是李老便跟着前辈们一起“扫尾”,直到1959年3月12日下到工地。“这个时间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植树节。”他说。

   在工地也是主要负责技术工作,吃住全部在农民家里。如今的英伦皇都小区下面的山腰,曾经住了农民,“堂屋里住满了民工,挤了挤才有位置。”

  王祖玉比李启国早上工地。魏祖培先生的《话说当年修运河》说道:时任宜昌市副市长邢郑民任指挥长,他率领城区一、二、三、四、五等五个街道办、东湖公社和点军公社的干部和群众大战东山,五个街道办负责修运河,街道办是一支以“妇女”为主体的“娘子军”。

  王祖玉就是“娘子军”中的一员,她是港务局的子弟,当时家中孩子很多,所以她参加了修运河,“当时在工地修运河,中午伙食不错,所以我就直接去修运河了。”

   当年在工地相识的情景,两位老人都没有提及,我们这些外人也无法猜测在当时的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下,充满热情的年轻人是如何碰面的。

   只是修完工程,两人就暂时分开了,王祖玉回到了港务局,李启国则继续留在施工现场负责一些后期工程并最终留在了东山电厂工作,直到1962年二人结婚。

行走的运河技术档案馆 很多细节只有老技术员知道

  李启国历任东山电厂副厂长、党支部书记和厂长等职务。他所提供的10多页的讲话稿,就是1990年他当厂长时,在东山电厂建厂30周年纪念日上的讲话。

   在这份手写的5000字左右的讲话稿中说东山寺水电工程(东山电厂刚建成时被称为东山寺水电站)在水力发电上为改变宜昌地区面貌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工程综合效益的发挥更充分显示出来,为县市经济建设的迅猛发展、为改变城乡面貌起一个螺丝钉的作用。
 

▲运河的水就是被这段压力钢管输送到电厂。

   时至今日,电厂依旧在发电,更多的是肩负着社会责任.8月初,我曾参观了东山电站。当班电厂负责人表示,尽管眼下是丰水期,东山电厂依旧没有满负荷运转,今年前7个月发电量不到300万千瓦时,而以往半年发电量能到1000万千瓦时,如果按照0.35元/千瓦时的入网价格换算,上半年减少发电收入200多万元,“现在我们承担社会责任,确保生态用水和运河公园景观水,同时黄柏河上游的几个水库又是城区供水、全市农业灌溉的命脉,所以我们企业无条件牺牲自己的利益确保生态效益。”

   电厂发电的机组也早已更新换代数次,其中上世纪90年代更换的机组被安置在运河公园核心位置,作为一处地标景观供来往的市民观瞻,让大家铭记东山运河以及东山电厂为宜昌作出的贡献。

   电厂为了确保生态效益牺牲了企业利益,老厂长李启国还是非常赞赏的。

   说话间,老人家提到了很多关于东山运河以及东山电厂的技术参数,其思维的敏捷度以及极佳的记忆力,让我们深感佩服。一旁陪同采访的工作人员特别提到,因为对运河以及电厂的建设和维护,李老对运河的很多关键技术参数都铭记于心,“被大家称为行走的运河技术档案馆。”

   在10多年前,汤渡河水库要进行整修升级,需要将水库的水降低到一定水位,但是现有的几个闸口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这个任务,现场工作一筹莫展。最终,施工方还是通过国网宜昌东山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找到了李启国,在老人的现场指引下找到了一个被档案资料忽略的闸口——汤渡河水库预留小溪塔供水闸口。

家庭编外成员成运河管家 6年如一日行走在运河沿线

   在我即将离开时,李老家里来了客人,对方一进门就喊“老爹、老爹”,经过介绍才知道这个57岁的男子名叫闵承军,是东山电力有限责任运河管理处主任,任职已超过6年,“我30多年前进东山电厂,李老对我们年轻人关爱有加,所以我一直把他当父亲一般看待,是他家编外成员。”

  闵承军这天来拜访“老爹”,是想问几个技术问题,因为进入汛期以来,经常出现降雨天气,运河地势较高,防汛压力也比较大。

   他回忆称,刚开始运河整治时,运河管理处几个人基本每天都在运河边,协调处理问题,“等机制形成之后,我就是日常巡河工作了。”

   此后的几天里,我多次约访闵承军,但是他不是在汤渡河水库,就是在梅子垭水库,或者正在运河公园东山段的尾池,他说每天不在运河沿线走两趟,就会觉得心里不踏实。

   在闵承军的手机微信里,我们看到仅仅是关于运河的群聊就有不下10个,涉及到运河流域所在的区、街办以及社区,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打开微信,一条一条查看微信群里的消息。“我如果在巡河的时候,无法自己现场处理的问题就会第一时间拍照发到下去的微信群中,对方会立即反馈,处理完成后再发照片到群里。”他说,“从加入群聊开始,我的手机就没再删除过这几个微信群的消息,就是为了方便查找资料所以这几年我们发的关于运河的消息都在其中,一起有10个G的存储,微信成了我手机里占据存储量最大的APP。”
 

  6年如一日地的巡河,闵承军深切感受到运河的变化,从2012年开始的整治到2017年全面推行河长制,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运河从过去沿岸垃圾遍地到如今水清岸绿景美。“每个时代运河有不同的使命,在老爹的手中运河是供电、供水、灌溉的职能,到如今是保护河流的生态。”他说,“可以说,我们这一辈没有辜负老爹他们的期望,运河越来越美丽。”

  总策划

  靳鹏 柯冬林 颜复毅 郭孝洪

  撰 文

  聂烽

  摄 影

  景卫东

  通讯员

  熊先春 宋双陵 严华

  实习生

  刘浩涵 周学语

        链接:http://sxwb.cnhubei.com/HTML/sxwb/20190816/sxwb10.html
                    http://sxwb.cnhubei.com/HTML/sxwb/20190816/sxwb11.html
                    http://sxwb.cnhubei.com/HTML/sxwb/20190816/sxwb12.html

责任编辑:水利和湖泊局一级审核员

主办:宜昌市水利和湖泊局

地址:宜昌市东山大道141号

电话:0717-5190600、6445514

投稿信箱: ycslxwxc@126.com

管理信箱:ycdly@163.com

站点地图

  • 鄂公网安备 42050302000135号
  • 鄂ICP备05010662号-1
  • 网站标识码:4205000012

  • 技术支持:宜昌市政府网站群运维服务中心